看透了一切的LSJ

想考上华西,最后三十天了

火影之千手板间

预警:我终于对千手四兄弟下手了,这是好几个月之前写的一段,因为写大纲的时候脑补太过狗血,所以卡文了……我可能做不了一个真正的作者了,就没有能完结的……

1.
这年头说重生就重生……
所以说,重生穿越什么的,这么泛滥真的好么?
让板间深感无语的是,他没有重生在现代,也没有重生在华国,听语言是日本古代,而他有着界限分明的左右半边……
是的,板间的头发眼睛颜色,自中线分,左边是炸毛银发红瞳,右边是顺直黑发黑瞳。
难道说,该庆幸自己没有成为阴阳脸么……
记得他第一次照镜子时心态崩溃,一度迈入老年,不到一岁的幼儿刚刚能控制四肢乱爬,于是板间第一件事就是拿起镜子,看向自己。
呆怔了半晌,板间放弃人生的躺在地板上,啊,阳光真好,不如就这样睡下去吧。

2.
那天后,板间愉快地接受了自己是个双色BOY的设定,目前适应良好。
还记得那天妈妈第一次教完他们兄弟四哥的名字时,板间顺理成章得问:“卡酱~我们家是造房子的么?都酱是木匠么?”
温柔的女子抬手捂住嘴笑了起来,仿佛这个问题十分好笑,最后竟然笑到咳嗽。长长的银发如月华柔顺蜿蜒而下,红瞳的女子抱起看呆的幼儿,道:“板间真是聪明呢~我们家确实是木匠之家哦~”
板间面无表情的把脸闷在母亲怀里,心想:搞笑呢,便宜老爹要是木匠他就写一百篇大字!哪里会有满身血腥味得木匠,砍人还是砍木头啊!分明他只是想吐槽老爹的取名能力罢了……
哼,看在老妈这么开心的份上。
板间给千手佛间记了笔黑账,首当其冲就是让老妈一个一个的生!
柱间扉间瓦间板间,四个小子平均只差一岁多,再好的身体都要完,再说美奈子妈妈那么好看,凭什么嫁给糙汉千手佛间啊!
板间今天也是超气得写下日记,别名黑便宜老爹·佛间专用本。

3.
入夜,隔老远板间就听到三个哥哥回来的声音,最活泼的永远都是今年八岁的柱间,就属他的脚步声最轻快,他的嗓门也最大!
西瓜头柱间大喊:“卡桑!板间!我们回来啦!”
跟在后面的是小小年纪已经学会皱眉头的扉间,他稳重一些,牵着瓦间的手走进来,道:“尼桑你走慢一点。”
四个兄弟站一排,可以说是经典色号的wifi四兄弟。
柱间双黑顺直西瓜头,扉间银发红瞳炸毛,瓦间灰栗色炸毛,而板间就是柱间和扉间双拼来的,便宜老爹和美奈子妈妈的基因成功的在他身上泾渭分明。
看了几眼爹妈的长相,柱间和瓦间比较像佛间,扉间和板间像美奈子妈妈。
这种设定让板间心下微妙:难道他重生在与前世常识相差极大的次元么?

4.
板间所料不错,一岁多的他还不能出院乱跑,幸好佛间他们说事情从来不避讳他,经过语言文字的学习(来自美奈子的精心教授),板间收集了一些信息。
整理一下,大概就是环境类似日本战国,以家族为单位,社会关系大概是上层是几个大国加无数个小国把持政治经济,中层是贵族,下层是农民商人,奇妙的是忍者家族,不知道谁给定义的,用来互相博弈征战,具体方式是悬赏金额发布任务给忍者家族。
忍者家族几乎不能自给自足,将任务视为不可缺少的谋生手段,起码被称为最强大忍族之一的千手里,老弱病残种的粮食根本无法自洽,这还是千手一族与森林亲近,所以比较务实的结果呢!
身为族长家的孩子,板间倒是不会短了吃穿,但生活水平也就是前世印象里底层武士的水平。
比如说,新年时自家裁布制衣,一套族服,两套常服,其余时候板间都是捡哥哥的衣服穿,因为有三个哥哥,所以板间的旧衣服很多,他平时最喜欢扉间的穿法,黑色砍袖上衣加上麻色功夫裤从来不穿外套,和别的衣服比起来真是简洁又时尚。
当板间第一次称赞扉间的审美时,柱间一脸崩塌的表情大叫:“完了!扉间你把糟糕审美传给板间了!”
扉间目不斜视。
传统和服党完全不能接受又一个弟弟变成不庄重的里衣外穿男。
柱间:还好瓦间还是坚定的和服党。
板间连个眼神都不给柱间,向着扉间要抱抱。
嘛,毕竟就颜值来说,扉间就像个白团子,肤色跟美奈子妈妈和板间一样,比另外三个麦皮白了不止两个色号。
其实柱间就长相来说,也是个可爱的圆眼男孩,西瓜头也没太减分,就是多数时候他实在是太脱线了,比如说,现在因为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已经蹲在墙角五分钟了……
要不要安慰他一句呢……
板间听着瓦间元气满满得跟美奈子妈妈讲他扔手里剑的成果神游:话说瓦间三岁半就加入了训练小分队,扉间五岁手里剑已经扔得很准了,甚至还学了初级水遁,天天蹲在房间里看书和卷轴……
噫,他也想申请加入图书协会,恢复堂堂正正的学霸霸身份,可惜那圆不隆冬的身体和短短的四肢连桌子就上不去的现实阻止了他。
啊,想快点长大!木头板子也想发芽!

5.
夜深,千手佛间归来,美奈子迎上去接过外衣,两人谈了谈孩子们。
什么柱间土遁水遁学得不错已经完成了几个护送任务,扉间又看完了几本书,瓦间今天手里剑三个全中……
“阿娜达,板间真的很聪敏,几乎过目不忘,我说什么他都听,我觉得他能听懂,他很乖,我给他一本书,就能一直看下去,也不闹,真不像是个不到两岁的孩子。”美奈子十分高兴的说。
佛间静静听着,时不时插上几句,看着妻子疲惫的神情,他心下有几分难过,接连生育四个孩子让美奈子身体素质大幅下降,即使是初夏,身体也显得有些冰冷。
但有些事不能不说。
佛间凝视着美奈子的眼睛:“柱间下个月和我一起上战场。”
一向温顺的女子顿了顿,没有出声。
佛间将视线转移到蜡烛上,接着说:“柱间忍术天赋很好,查克拉很多,小型任务和战场清扫都完成得很好,他继承了你医疗忍术的天赋,我必须带他上战场,他是我的长子。”
美奈子静静握上佛间的手,缓缓道:“我懂的,佛间。孩子优秀我很高兴,我只是希望他足够强。”强到能活下来。
未竟之意两人都意会。
好一会儿,佛间才说:“那是我的儿子,一定会成为强大令人骄傲的忍者。”
“嗯。”
两人的剪影被烛火印在纸窗上,显得影影绰绰,不一会儿便消失,只余漆黑一片。

6.

这天后,板间敏锐的察觉到大人间的氛围改变,连最活泼的柱间都没有平日里那么脱线了。
美奈子多占用了一些时间教导他们兄弟四个医疗忍术,虽然板间和瓦间像是添头赠送。
但是几次下来,她发现只有柱间学得最好最快,扉间瓦间都没啥天赋,最小的板间竟然进度飞快。
美奈子揉乱了板间的双色头毛,放扉间和瓦间去做自己的训练,笑道:“看来柱间和板间继承了我的医疗忍术,真是难得。”
医疗忍术需要精准控制查克拉,战争年代没有时间去花几年后天培养控制力,因为七八岁的孩子就上战场了,所以不如转而根据孩子的天赋特长去培养。
一个医疗忍者如果出色,将大大降低死亡率,有时候比几个冲锋的战士更有用,也很珍贵。
千手一族有着对森林和动物强大的亲和力,出医疗忍者的概率比其他家族都高得多,但兄弟四人里能有两个有着很高的天赋的还是少见。
对于美奈子来说,至少这两个孩子将会得到族人更多的照顾,这是十分值得高兴的事。
生在族长家也许并不是太好的选择。这样的身份,需要给族人做出表率,六岁生日一过,孩子们就需要成为忍者,接下安全性比较高的任务磨练自己,柱间就是这样,六岁一过,一年半多的时间,任务从护送商队、夺取情报、战场清扫到了在后方警备,现在终于到了上正面战场的时候,然而现在他还不到八岁。
一个月悄然过去,柱间小有所得,土遁水遁都熟练了,而板间差不多入门,背完了基础原理和草药图谱,正在请教扉间一些东西。
扉间虽然这方面没啥天赋,但人非常聪明,很擅长研究原理提出新构想,喜欢体术和刀术,有很敏锐的感知能力。
板间问过他关于自己的感知能力,扉间想了想:“我们试试。”
白发红瞳的小孩拉着他到院子里,让板间学他结个印,问:“板间你能感受到什么?”
板间根据前世各种(看小说动漫)经验,闭眼放空,似乎捕捉到什么,瞬间耳边嘈杂了起来,寒暄声、重物落地、手里剑射入靶子的声音……
卧槽好吵!
两手捂住耳朵,板间蹲下感觉到了前世所谓的声波痛。
扉间轻轻拍着弟弟的后背,说:“呼吸,慢慢来,这个印是感知周围的术,我大概能感知到整个族地,父亲说我有感知的天赋,如果不用印,我也能感知到大概周围几十米的震动吧。”
经过测试,板间的感知能力算比较强,不结印也能感知整个院子里的情况,如果经过训练,说不定也能和扉间差不多,但这还是两个没上过战场的孩子啊。
这一代,族长家的孩子们有着惊人的天赋。
7.
上战场之前,家里的氛围比较沉重,等美奈子和小孩子都睡着,佛间决定深夜带着晕乎乎的柱间出发,不告别比较好。
没想到扉间带着板间站在大门口等他们,佛间把大儿子推到两人面前,出门前小声嘱咐:“小点声告别。”
扉间抱了下柱间小声说:“阿尼酱你要小心。”
在柱间哈哈哈之前捂住他的嘴,如果吵醒妈妈和瓦间他们就死定了。
板间早已在第一次撒娇时抛弃所有节操,又一次卖萌要抱抱,然后用稚嫩的小嗓子说:“阿尼酱要早点回来,我们都等着你哦~”
然后扉间利落的接过板间,下一秒把柱间推出门。
这时候除了柱间的小孩子们还不太了解战场的真实样貌,以为只比平时的任务难一点。
板间心有郁郁,他太明白战场是什么德行,是残酷的吃人的地方,是流满血液和死亡的地方,没有人能确定自己一定能活下来,谁都有可能会死。
前世生在和平年代和强大国家的他没有经历过任何血腥,战争只是遥远国家的一份新闻纪录和历史书上的只言片语。
他没有任何把握和能力活下来,又没有人能为他一直提供庇佑。
虽然这样的斗争比不上前世听闻的几百万人死亡那么惨烈,是家族与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大型家族例如千手、宇智波、日向等,族地最大,人口在五百人以上的不到十个家族,千手里能出动的青年加上孩子战力不到三百人,这已经是最大规模了。
而小家族也就是几十人之间的打斗。
并非那种万人战场,但一个中型忍术下去,却能造成几十个普通人死亡。
一个强大的忍者能轻易杀掉一万普通人,如果查克拉够用,屠城不在话下。
但是忍者是必须忍耐、被人利用的工具,这点认知深入骨髓,从六道仙人那里传承至今,竟然千年来无人反对。
板间觉得这个设定十分糟心,不过他想了想日本史,顿觉日本人脑洞清奇也算是源远流长。
有能力统一日本的非要名誉分权克制己身,没能力的欺软怕硬也能心甘情愿保持跪姿。
有气节的武士们被淘汰,没气节的却能活下来迎接新生活,即使是被奴役的安定。
心安理得做一匹暂时忠诚的狗,所以想要活下来并活得好,强大是必须的,等你成为强者,在日本这个背景之下,有的是人俯首倒贴。
其实到哪里都差不多,只是霓虹这里更为突出。
在这个世界上,忍者本是得天独厚的大能力者,将阴阳师巫女武士等淘汰之后,却限于奇妙的自我设定里内耗,将脖子拴上绳子甘心当普通人的一条狗,还引以为豪。
还竟然是自愿的!
板间觉得他在了解这个世界之后绝望了。
对于板间来说,这个世界逻辑死啊!
整个世界都是日本!想念改革过后的华国啊!想念马克思恩格斯!
于是在新的世界里,板间坚定地信仰马克思,信仰科学,思想上无限入党,顺手写下今天的日记:
生而为人,自当人人平等,幸福安乐,我希望——世界和平!

8.

板间终于过了两岁生日,这天正好家人都在,跟一个小家族的战争前阵子结束,清算完毕,如今正好稍稍闲下来。
柱间和扉间特意去火之国的城镇买了生日蛋糕,板间在打听过繁华城市的情况之后沉默了。
忍者和普通人的世界是被分割开来的么?!
尼玛连蛋糕都和前世长得差不多!所以这就是大范围和平,小区域动荡的真实解读么!
味道很甜,很腻,对于一家子咸党来说每人一小块正好。
板间只喜欢微甜的甜食,他的口味硬要说的话是辣党,饭菜什么的还色香味俱全比较好。
然而日本清淡的饮食,让他实实在在成了咸党。
蘑菇杂饭加上辣椒超好吃啊!感动哭QAQ。
可惜,新世界的辣党少得可怜,板间只能吐槽:日本人真的不吃辣么?麻婆这样的辣党真是太少了!
于是千手家出了个叛徒,一个辣党!
美奈子很宠小儿子,会为他做辣味的蘑菇杂饭,还有生命之源——辣酱!
于是千手的男人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劫难,在美奈子去世后,瓦间板间都成长起来,四个孩子轮流做饭,一旦轮到板间做饭,那天饭桌上除了板间都被辣的情难自抑泪眼汪汪,连佛间都不能幸免。
板间非常开心的吃下辣酱拌饭:哈哈哈说什么忍者流血不流泪,劳资周周都让你们哭!

9.
美奈子去世了,在同年冬天,即使是千手一族的女子,也无法承受住接连生子的后果。
每个孩子都要付出心血让他们健康出生,拥有天赋,在这个年代是很难的,出色的女忍者很少,家族里的女性备受照顾,也承担着生育的责任,她们在怀孕时会用所有的查克拉和心血对待孩子,生育本身就是对她们自身的一种折损。
美奈子作为千手一族分支的女孩,母亲是漩涡一族的人,小时候也努力提取查克拉,修行医疗忍术和封印术,十分出色的完成任务,才能嫁给准族长千手佛间,能留下四个健康有天赋的孩子。
听说对手家的那位生第六个孩子时候和孩子一起死了,任谁对这种事也只能沉默接受。
对于佛间和美奈子之间,板间能看出夫妻的默契,也只能说是合格的夫妻。
前世大家追求的是两人之间互相吸引产生爱情再结为家庭,而这个年代背景下,忍者天生就被教育克制情感,比如说,一个千手族人,他从会走路开始就要学保命杀人的知识,长大些要练习手里剑和忍术,感情要交付给战友,性命交托之后,他会和战友产生最亲密的信任,如果是男女搭配的话,等长大俩人就是默契的夫妻,如果是男男之间,或许会相互慰藉,但成长后也会同族里的女孩子结婚,但你要问他更重视哪一个,回答根本不用想,肯定是战友。
这已经不是单纯以同性恋异性恋就能去判断的问题,也不是爱情这么简单的东西,忍者也不能耽于情爱和欲望,责任永远是第一位,家族必须是最重视的东西。
如果一直向来出色遵守三禁的忍者,突然爱上普通人的女子,在很多家族里都是不被允许的。
千手还好,包容性强,对于族人总有更多的理解和关心。
但如果是爱上外族的女人或干脆就是敌对家族的人,那这就等同叛族了。
如同现代的叛国一样,有点声名的家族都不能接受,必须斩杀这对,然后和敌对家族血拼几场,直到再拼就过不下去。
通过联姻握手言和的家族没有先例,板间觉得还需要第三方的加入,几方博弈才能达到看起来HE的结果。
两者暂时握手言和,这是建立在第三方的威胁下,两者旗鼓相当的强大才能做到,可也就是第一步了。
如果暂时营造出和平的环境,没道理小家族不加入,其他大家族观望,板间的智商也就一般,但思维开阔,见识广博,综合无数资料,也只能考虑到这一部分。
板间发现,如果要理解别人,必须从他们的立场入手,他必须从忍者的身份、家族、社会背景来考虑一些东西,再将前世开阔的思维带入,给这个看似坚固的框架里加入点新思想,虽然如今他也做不到什么,但可以从改变身边的人开始,三个哥哥就是好样本啊!
在长大一点,他就可以把写的东西集成书出版,到时候再看看效果。
板间他有了一个野望:就是拥有改革的力量并传播思想,人民群众的力量他可是最为清楚的,毕竟前世的经验告诉他,脱离群众的话,什么都做不成。
于是四兄弟的深夜密会就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板间一直觉得忍者可能有生儿子的秘诀,他家居然一个女孩都没有,只有四兄弟,分明千手一族里的女孩子也不少,他家居然一个都没摊上。
对于美奈子,板间真心喜欢她,因为最小,得以充分享受她的母爱和教导,受益匪浅。
同样因为最小,几个哥哥也愿意让着他,连严肃过头的千手佛间面对只有两岁半的小儿子时也绷不住脸皮。
板间二世为人,也通透些,丝毫没有小孩子脾气,卖萌撒娇聪敏乖巧,有着比一般千手小孩更可爱的外貌,已经是吉祥物般的存在。
美奈子自深秋卧床,折磨两月离世,板间陪床,为她倒水喂药不肯离开。
即使学习书本卷轴,板间也要搬着板凳在床边看。
那天,四个兄弟都趴在床边哭了,佛间站在门口没有动作。
这时候,柱间九岁,扉间六岁半,瓦间四岁,而板间两岁半。

10.
扉间也要出任务了,虽然还不是战场任务,但隔几天就要出门,时间长短不定。大多时候板间和瓦间相依为命,相对比粗线条的柱间大哥,扉间明显更加细腻,在家的时候,多数都是他做饭,教弟弟手里剑的技巧之类。
千手有族学,一般四岁之后的孩子都会去启蒙,教授基础体忍幻医疗等常识,父母双亡的小孩子很多,他们只能靠族学教的知识变强。
身为族长家的孩子,资源自然是最好的。
板间启蒙比谁都早,自看清东西就缠着美奈子学认字,能跑就开始有意识的锻炼身体,每天都要沉思冥想拓展感知力。因为太小不适合提炼查克拉,所以五岁以前的小孩子只要是学习文化课知识,锻炼身体、投掷手里剑和学习各种理论基础,提炼查克拉放忍术都要五岁以后。
三岁之后,板间就要了把木刀,每天练到两条胳膊抬不起来,
之后要练习结印手速,冥想锻炼感知力,投掷手里剑等等。
三岁的孩子课表排得满满的,看着最小的弟弟这么拼,三个哥哥也感觉到了被追赶的压力,佛间感觉很欣慰。
兄弟几个的查克拉属性差不多,侧重不同,像柱间,水土比较顺手,扉间是水遁(后期开发了雷遁),瓦间是土遁,而板间则是风遁最顺手。
所以板间考虑了下自身,查克拉量是千手一族中上水平,和扉间差不多,柱间最多,瓦间最次。所以打算参考扉间的路子,走敏捷力量这条路,日本的刀剑没啥区别,扉间喜欢管细长的刀叫剑,板间喜欢用有点宽度重量的刀,他设想加上风属性,也许能盗版下“风之伤”、“风刃”之类的招数。
这样才能不拘远近,攻守皆宜。
日子就在板间日复一日的锻炼中度过,他四岁了,可以加入族学,和瓦间搭伴。
瓦间的查克拉量中等,各项比较均匀,因为忍术的天赋仅次于柱间,所以打算中规中矩得学习。
对了,柱间上战场有两三回了,在医疗忍术的修行中开发出了怪力,顺手给了我一份心得。
扉间被安排下次去正面战场了,听到这个消息,柱间和佛间吵了一架,结局是被揍了一顿,跪祠堂三天。
板间没有停下写日记的习惯,打算持续到死。
于是记下了柱间第一次非常有意义的被揍:
今天,柱间为了保护弟弟挨揍,反抗了所谓的“忍者精神”。
扉间沉默的看最小的弟弟写字,总觉得板间格外成熟,比瓦间要更容易沟通,终于问:“你觉得阿尼酱是对的么?”
板间轻快地反问:“兄长保护弟弟有什么不对?”
扉间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嘟囔:“我也想保护阿尼酱啊。”
然后他听见瓦间几乎不假思索回答:“兄弟就应该互相保护,我也会保护你们的!”
扉间心有触动,抱住两个弟弟,说:“那,我们等父亲睡着了给阿尼酱送饭吧,他平时吃那么多,没吃晚饭一定会很饿的。”

11.
板间也没有放松对医疗忍术的学习,毕竟暴医很帅,说不定又是一条路。而且怪力这东西的原理给了他一个不成熟的启发,把查克拉聚集覆盖在拳头上释放,这是个很有趣的点,可以深挖,记下来~
板间虽然是重生者,对比实打实出生在残酷的小孩,除了心态可以说没有任何优势,连适应能力都比不上真小孩,三个哥哥都是个位数字的小鬼,在前世那个环境连小学都毕不了业,而在这个世界却可以拎着苦无和刀剑杀人了。
他问过自己的心,能否放下对生命的敬畏和对死亡的恐惧利落的斩杀敌人,在对未来不确定的惶恐中兢兢业业训练度日,绷紧神经不敢浪费时间,综合实力已经超过瓦间,但他仍然不敢停下休息。
连千手佛间都觉得不忍,但他从未与孩子们交心,以前都是美奈子做的,在她死后,孩子们都有变化,最小的板间变化太大!
在佛间眼里,以前的板间在家里就是个被妻子抱在怀里的乖萌猫仔,而如今,仿佛有着极为恐怖的怪物追逐着这个三岁多的孩子,虽然实力进步很快,但也怕他毁了自己。迟疑了几次没有把话说出口,转而和三个儿子交代了几句,希望通过兄弟之间的交流让板间缓和下来。
也许这是柱间他们第一次认识到父亲威严下的关心。
经过三个男孩的商量,决定分散分散板间的注意力,玩耍是孩童的天性,即使最大的柱间和最稳重的扉间都不能抗拒玩耍的快乐,何况是才五岁的瓦间,于是瓦间当仁不让提出,提前带板间去族学,和许多小孩子们一起玩耍(划掉)学习!
柱间和扉间虽然总出任务,但因为是小孩子,在家的时间也不少,决定增加和弟弟们相处的时间,扉间还细心的想着任务完成后路过城镇时给弟弟带纪念品。
面对三个哥哥的紧迫盯人,个头还不到一米的板间哭笑不得,虽然求生欲一直追赶着他变强,但来自亲人的关心他还是收到了。
说是族学,不如说是一个小教室和训练场,固定有一位教医疗忍术的忍者和一位教基础体忍幻术的忍者,都是四至六岁的小孩,大概有四十来个。
千手一族比其他忍族的优势在于天生查克拉巨大,生命力强,与森林动物亲和力高,基本都符合热情开朗粗枝大叶的人设,起码板间觉得相处起来十分轻松,有话直说,在这样的环境里,人会越发直率开朗,像柱间就很受欢迎,扉间是少有的细腻派,如今八岁稚龄的扉间在财务管理上表现出理智细腻的天赋。
自从美奈子去世,扉间自动转变心态,把自己学习卷轴的时间变成和两个小弟一起看卷轴……柱间也时不时跑来找弟弟训练玩耍。
这辈子拥有了很好的家人和兄弟,板间想,如果去掉这个动不动就会丢掉性命的大背景就好了,那他一定会拿出最虔诚的信仰给神明,如今他的第一前提是保住自己的命,其次是保住兄弟的命,至于改革世界,他还决定先动动笔杆子。
感谢千手一族与生俱来的巨大查克拉,像板间这样精神力比常人高出许多的重生者来说,只要学会结印就能成功施展忍术,不得不感叹千手族长家的四个孩子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忍术天才。
如果成长起来的话,不考虑兄弟阋墙,那千手一族未来大有可为,不幸的是,这个时代总会出天才,宇智波家的几个孩子听说也是天才,数量比千手家还多一个呢。
但是夭折的天才就不是天才。
在忍者世界里,天才的成长必须伴随着战斗和死亡,但是族人会优先保护有生力量。
这种保护在平时还是有用的,但是面对有计划的恶意陷阱时,就不够看了。

12.
这一年,板间五岁刚过,七岁的瓦间在千手、宇智波和羽衣三族混战中被杀,被送回来的尸体残缺不全。
在羽衣一族的战斗方式面前,似乎残缺是很常见的,但那是瓦间啊!才七岁的瓦间,开朗活泼的孩子几天不见就只剩下断肢残骸!
家里的气氛崩紧,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的现状又在柱间流着泪大声质问千手佛间的瞬间崩断。
面对刚从战场下来的如同杀神般的千手族长,柱间也毫不畏惧。
他一向很有勇气,平时也颇为大智若愚,反正扉间就无法反对柱间的决定。他激动地握紧双手,含着眼泪,大声批判这个不合理的世界:“为什么我们连幼小的孩子都无法保护!小孩子应该快快乐乐直到长大,这样的世界太残忍了,真是太过分了!”
他说的真有道理,和深夜密会时四人讨论过的一样,但稚嫩的理想还无法撼动“忍者”这个延绵千年的陈旧概念。
希望能得到一个大家都互相理解,放下仇恨的世界,这样小孩子可以安心成长,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成为大人后也会善良有责任心,自然的关照下一代。
“忍者也是人啊,普通人利用我们,却惧怕着我们,这是何等悲哀的现实!
拥有超越常人力量的我们,也是向往和平憎恶杀戮的啊!
谁都不想成为杀戮的工具!
这一次是瓦间,下一次就会是扉间和板间,如果扉间、板间也……”
柱间已经泣不成声,扉间忍着流泪挡在柱间和佛间之间,板间也早已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即使没有声音,也无法控制流泪。
他从未亲眼见过小孩子死在面前,那是他一直当弟弟养的瓦间啊!
千手佛间本来是暴怒的,听了柱间的话之后,看了看剩下的三个儿子,深呼了一口气,低沉的声音响起:“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杀戮都是忍者的,我无法改变,也不能改变!仇恨,太深了!你们三个,就变强吧,强大到能活下去,也许有一天能,改变这个只有忍者悲哀的世界……”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