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备考_(:ᗤ」ㄥ)_

[带卡]故事不会太曲折(四)

*原著那点事

*对不起卡卡西,我喜欢看你哭

*气死我了,还没写完

9.

天渐黑,室内灯自动亮起。

卡卡西斜躺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我的手稿,看得入迷。

吃完饭他就好多了,不再是一副被掏空的虚弱模样,我也由着他在我家作威作福,他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让着他吧。

嗯?

他的大衣口袋里似乎有本册子掉出来了,我捡起来一看:亲热天堂四个大字明晃晃好像在嘲笑我。

卡卡西,卡卡西,不是看严肃文学那一挂的么?怎么会,会有这种书,还随身携带?

我惊觉我对卡卡西还不够了解,我明明以为他是个正经人!

我有点混乱,我以为我已经足够了解卡卡西了,但今天的卡卡西却让我认识到很多的“另一面”。

老实说,我有点吃不消。

有句话说得好,烦恼的事就让明天去烦恼,我决定逃避,不,转移视线到我的故事上来。

但是,我卡文了。

正当我一个字一个字捉虫的时候,卡卡西端着稿纸来到我面前。

让我看这一段——

万花筒的开启更多的是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想要变强的决心。

他不能阻止卡卡西杀了琳,他来晚了,于是他最痛恨的,是他自己。

 

卡卡西似乎有些惊讶,问我:“这是你,是带土的想法么?”

“当然。”我说,“因为他弱小所以保护不了同伴,如果他来的更快一些,再快一些,甚至他之前没死在神无毗桥一直和卡卡西一起,他们一起保护琳,那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事情不能这样算的,”卡卡西的眼睛里充满着包容,看起来温暖又让我觉得难过,停顿了很久,他才说:“带土他这样想,卡卡西会心疼的。”之后他又加了一句,“如果文中的琳知道,她也会心疼的。”

我有点无措,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带土是主视角,我能明白点他的想法和行为,但琳和卡卡西怎么想带土,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作为作者我能强行回答:“但文中的琳已经死了,他们不会再见面了,文中的卡卡西虽然还活着,但他只活在墓碑前,即使带土在他附近晃,他也不会知道的。”

“没人会关注一个死人怎么想,而带土已经死了,活着的只是一具能做事的躯体罢了。”我说。

也许是我说得太凉薄,卡卡西竟然捂住了我的嘴,这是不想听我说话么?果然我的卡卡西变温柔了只是个错觉!我竟然就这么认为了。

之后他像没事人一样回到沙发上,闭上眼端坐了一会儿,又回来我旁边,指着一段话给我看——

带土躲在树后面,远远看着站在琳的衣冠冢前面的少年,他知道今天是卡卡西的休息日,所以他也许会在这里站一整天。

他狠狠地想:赝品!

卡卡西不该是这样的!他的队长不该是这样的!

白绝问他:“明明说自己看不下去那为什么还要一直看着?”

带土回到:“我只是在看我的眼睛。”

“那你就拿回来啊。”

“送出的礼物我才不会收回。”

“这该怎么形容你呢?那个成语,啊,口试心扉?”

“……”

“闭嘴文盲。”

 

他指着这段笑了,分明他笑是因为我写得带土很搞笑,可为什么我觉得他切实地在嘲笑我?

可我认为该被嘲笑的是制杖白绝,活了那么久一点文化都没有,还比不上十三岁的带土。

 

越是温柔的人,越爱苛责自己。

他的队长就是这样。

 

这是下一章里关于带土的心理活动,卡卡西看了这句话,姿态难得扭捏了一下,又问我:“你真的这样想么?”

我对这段也有自己的看法,但凡事过犹不及,还有几句话我没有写上去,是因为读者能从我的故事里,角色的行动里自己体会的,不过,既然卡卡西问了,我就把话说全。

“像个笨蛋,我是说,故事里的带土和卡卡西。

带土无法责怪卡卡西,只好去责怪自己,责怪水门,责怪木叶,责怪世界。

他像个幼稚的小孩子,虽然他确实只有十四岁。

但卡卡西是更笨的小孩子,只会责怪自己。”

我笑着说:“也许这就是带土会自顾自把天才叫成笨蛋的理由,我猜。”

 

10.

既然我卡文,不如和卡卡西一起回顾之前写得内容,也许能让他帮我找找BUG,顺便讨论几个我也想不明白的剧情。

.

回到宇智波斑那里,带土得知,雾忍在琳体内封印了三尾,卡卡西为了保护木叶杀了琳

而真相是,斑给琳的心脏下了符咒,她不能说出自己的情况,为了保护木叶,自愿撞上卡卡西的千鸟。

这里面,卡卡西显然非常无辜。

但卡卡西说,如果两者要选一个作为真相,还是宇智波斑的对带土好一点,如果带土把卡卡西单纯地视为凶手,就可以痛快地去恨,然后杀了他为琳报仇。

我觉得他想的不对,因为到最后带土才知道真相,那十几年里,他都是不知道的,他也没把卡卡西视为仇人,只是强迫自己无视了卡卡西的存在。

 

我又思索了一阵,说虽然真相是琳为了木叶自戕于卡卡西手上,但这和卡卡西为了木叶杀了琳的说法比起来,没有哪个更好,它们都能让带土疯狂。

 

“你看,卡卡西,”我想安慰他,“你看,宇智波总面临这种事,只能在两个都很惨的结局里选一个看起来好一点的,其实本质上区别不大。”

卡卡西不知道想到什么,垂着脑袋不说话。

“别难过,卡卡西,”我又劝他不要为了故事里的人难过,“即使你们有一样的名字。我发誓,以后我绝对不用你的名字写小说了,也不用琳的。”

卡卡西好像更难过了,眉毛都拧在一起了。

 

“如果没有我设计的这些巧合,那他们最有可能的结局是,带土死在大石下或者来得更晚,卡卡西和琳一起死于三尾动乱或雾忍劫杀。”

 

我的言下之意,反正没有全员存活的选项就是了。

毕竟我写的是BOSS型男主系列,如果谁都没死,男主那小性格根本不可能黑化。

我发现我根本不会安慰人,这样的卡卡西像只悲伤的大狗,好像看到耳朵尾巴全部拖在地上的大型犬,我只好把他圈进怀里,希望用哥哥般温暖的怀抱能让他坚强起来。

我想如果琳不是死于卡卡西之手,那带土也许会把卡卡西也带走。

可惜没如果。

 

11.

卡卡西真的很难过,当我感觉到我右肩部分的衣服湿了,我才认识到这点。

我慌了,真的慌了,我能怎么办,我怀里仿佛不是个大男人,而是我柔弱的妹妹。

说得我好像有妹妹似的。

我发誓,就算我有兄弟姐妹,我对他们的关心也比不上对卡卡西。

我只能硬扯着嘴角,重复着:“别难过,卡卡西,别难过,卡卡西。”

我都觉得我像个复读机。

我从来不知道卡卡西这么会哭,我觉得我错了,卡卡西明明很脆弱的,我怎么能觉得他不会哭。

我好像错过了什么,视线有些模糊,我透过葳蕤的灯火,看向远方,我错过的,是什么?

光斑在我眼前分散又重聚,看起来,像是一只红色的蝴蝶。

不,我看清了,就在抬起头的卡卡西的眼睛里。

被肉色刀疤包裹的红色眼睛,里面有着三颗小小的勾玉,那只流泪的眼睛里倒映着我的脸。

眼睛的主人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你眼睛里也进了沙子么?”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