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戳开
宇智波教徒(痴汉)无限wifi拥护者
沉迷堍堍他就是个温柔过头的笨蛋
并不是lsj的尬文选手
……
这个号吃粮发表zqsg偶尔回馈产出
关注我的宝贝可能觉得我有趣吧(躺

[带卡]故事不会太曲折(三)

*原著那点事

*本章全程瞎写,伏笔全废,明显到哭

8.

很好!七点五十八!我到了卡卡西说的那个什么道场门口。

一边走一边找他那头显眼的银毛,心想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跑到道场修行了?

居然没告诉过我,莫名有点生气,不过当我看到他的时候,就不记得自己想说什么了。

今天的卡卡西破天荒穿了一身黑,冲我笑了笑,我左右一看,琳果然没有跟来,看来卡卡西果然是得了婚前焦虑症,急需我这个小伙伴的帮助。

我当然会用、力、帮助他啊,小时候我总打不过他,但成年之后,我的胜率飙升,多数时候能压他一头。

他一见我就笑得弯了眼睛,说话声音温柔地令人发指,我心里一哆嗦,莫不是他要坑我?

笑得那么假,以为我看不出来么!以前他抓到我什么把柄时都不会这样恶心我,今天他怎么了?

 

直到他迎我进和室,为我沏了一壶茶并倒好放在我面前,我都没反应过来。

这家伙,几天不见,怎么变了这么多……难道婚姻真的是人类的坟墓么?

我不由得说:“诶,卡卡西,你怎么了?怎么像个老头子似的?难道说,琳欺负你了?”我听着自己说着离谱的话,因为我知道,这十几年来,琳和卡卡西,从来没吵过架。

卡卡西听了我的话,面容微变,我搞不清楚他什么意思,只听他说:“没有没有,没有这回事,我只是想见你。”

 

我和卡卡西之间,与其说是密友,不如说是损友,就如同猫派和狗派,甜党与咸党,虽然有着革命友谊,相处方式也是互损和约架。

他现在虽然没有小时候那么刺头,但对我还是一样毒舌。但这也不怪他,毕竟他父亲……

不对,上个月我还和他父亲打过球,打完球我还和他们一家三口吃了顿饭呢。

他父亲曾是国家队的王牌,退役后当了教练,一直都是我的偶像。

 

想到这里,我有点担心,毕竟旗木伯父因伤退役,如今年事已高,身体出问题也是有可能的,于是便问他:“那旗木伯父最近身体怎么样?你说实话,卡卡西,如果你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助你的。”

谁料我又猜错了,卡卡西看起来颇有些无奈,眼神里的感情让我一时分不清他想表达什么。

这个卡卡西,什么时候变得吞吞吐吐了!他向来有话说话,至少,至少对我是没有隐瞒的,我胸口猛地闷住,瞪着他说不出来话。

他又弯着眼睛笑笑,重复道:“真的没别的事,带土,我只是想见见你。”

 

带土?带土!

他果然是知道了!我在某点上连载的小说,才一百章就赢得了满堂彩,他果然看出男主原型是我了!

我蹭地挺直起身体逼近他,说:“果然啊,卡卡西,你肯定是不满我把你写成一个废物才来捉弄我的!可那只是借了你的名字的赝品,你都是要结婚的男人了不该再这么小心眼了!”

我以为我说出这番话能让他恢复正常,因为我已经揭穿他了,偶尔我也是能看穿他的陷阱的,每当我戳穿他,他就不会再捉弄我了。

 

可这次,他的表现让我的判断都失效了。

卡卡西的表情太过明显,以至于我不得不承认,他在痛苦,他俊朗的面容不再是以往精英的冷静模样,每一块肌肉都在颤动,细密的汗珠从茂密的银发中流下,略过他的刀疤,滑进黑色面罩……

他好像,有点,喘不过来气。

我像惊醒一般一手支撑住他颤抖的身体,一手拉下面罩,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我,我只能尽量放低声音说:“深呼吸,慢慢来,呼——吸——”

就这样重复着,他这样的症状仿佛传染给我——我眼前的场景似乎有些不对,和室的地板和门好像是歪的,好像没人发现我和卡卡西这边的事,这让我有些生气——如果有客人遇到了困难,不应该施以援手么?这家什么什么道场似乎并不是好选择,以后我不会再来了,卡卡西也不会再来了。

 

卡卡西终于缓过来了,我眼也不花了,但我还是向他提议去医院看看,并保证我会陪他去。

他竟然拒绝了我,以前都不会拒绝我对他的关心的,不过他的下一句话却让我开心起来。

他说:“你带我去你家,行么?”

“好啊!”我一口答应下来,直到我和他到了我家,他都坐在沙发上了我才想起来,卡卡西和琳马上要结婚了,他到我家干嘛啊,而且我们都没有通知琳。

 

面对我的问题,他还是笑着回答,让我放心,他已经告诉琳了,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敷衍,但看着他苍白的脸和不自觉窝进沙发的姿势,我没说什么,去给他倒了杯温水。

我都很久,很久没见过卡卡西如此疲惫的样子了,一瞬间竟恍然觉得他和故事里的卡卡西重叠了。

晃晃脑袋,我又问了他一遍去医院不,他仍然拒绝,一副“就让我瘫在这里就好”的样子。

看他这副态度,我也不劝了,看了看表,十一点钟,如果过两个小时他还是这样,我就绑他去医院好了。

现在,应该去做午饭了。

听到我的话,他忙起身,我让他坐下,平时不都是我来做么?

等等,我昨天吐了一马桶还没收拾,赶稿太晚了还要早起就把它忘了。

于是我立刻决定先收拾卫生间,如果卡卡西这个死洁癖看到又要毒舌我了。

 

等我收拾好,发现卡卡西在门口看着我,我疑惑地问他:“卡卡西,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卡卡西好像犹豫了一下,才说:“你的厨房里没,”我打断了他的话,说:“放心吧,我家冰箱里菜和肉都是有的,甚至有今天早上新买的秋刀鱼,你今天算是有口福了,卡卡西。”

他还想说什么,我硬把他扳回沙发,让他休息,说:“你的秋刀鱼做的很好,我做的也不差,今天还是让我一展身手吧!”

当我强硬起来,卡卡西总会接受我的好意的,这次也不例外,我看着他缓缓躺平,心想幸好购置了长沙发,放一个瘦长的卡卡西绰绰有余。

“你可以先眯一会儿,毕竟你看起来很疲劳。”我说。

他也顺从地放松身体,阖上眼帘,我看着他难得不带面罩的脸,说实话,他生得真好,即便是身为同性的我也无法否认,甚至生出一些微妙的情绪来,让我总想照顾他。

 

午饭时,我带着一桌子菜向卡卡西炫耀厨艺,他也好好地表达了一番惊叹,赞美了一番我的手艺,这让我觉得今天的卡卡西可爱了许多。

看着他带着半指手套的手,灵活的夹菜,怎么感觉,他好像比上次见瘦了?我抓住他握着筷子的手腕,捏了两下又拽近了看,他似乎有些不自在,耳廓好像红了,他想缩回,我也顺势放开他。

我问他:“卡卡西,你最近是不是吃的不好,我看你都瘦了。”虽然手腕倒没什么变化。

我都不记得上次捏他手腕是什么时候了,难道是高中打篮球的时候么?想不起来算了,我开始给他夹菜。

诶,今天的处女座洁癖没发作,难道是真的太累了以至于忽略了洁癖?果然还是道场的错!

我想了想,之前那个什么道馆的事也说了好了,“那个什么道馆你以后不要去了,感觉那里的工作人员好冷漠,环境也差……”

“等一下,”卡卡西打断了我的话,“你难道不记得道馆的事情了?你忘了道馆是我们一起经营的,那是我们共同财产的事了么?当年我们一起开了这家道馆……”

我听了他的话突然想起,那年大一,我和卡卡西用全部储蓄共同盘下了那个房子,一起开了家道馆的场景。

我脱口而出:“我记得,我记得我们一起开道馆,琳还在旁边哭呢……”诶?琳为什么要哭?那么悲痛的表情,好像握着我的手在说什么,她在说什么?

那时候卡卡西什么表情来着?我、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吓人,卡卡西忙拉住我的手,叫我暂时不要想琳,也不要想他。

他最后问我:“你还记得道馆的名字么?”

“……”

“神威。”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