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戳开
宇智波教徒(痴汉)无限wifi拥护者
沉迷堍堍他就是个温柔过头的笨蛋
并不是lsj的尬文选手
……
这个号吃粮发表zqsg偶尔回馈产出
关注我的宝贝可能觉得我有趣吧(躺

【带卡】故事不会太曲折(一)

*原著那点事

*有xjb设定,如有漏洞全是二设,随便写写啦

 

 

0.

我是作者,我想写一个故事。

 

1.

如果我要创造一个故事,那么开头很重要。

 

以我的想法,就是写一个充斥着温情和快乐的小村庄,里面有个傻了吧唧的小孩,长了一副甜牙齿,每天想吃糖想到流口水。

当然如果只是单纯的小村庄,那故事背景也太单调了。

 我一拍脑袋,灵感就来了——

 

小孩所在的木叶是最强忍村,所有人都是忍者,小孩也以成为忍者为荣。

因为木叶实力最强,所以其他忍村都忌惮它,隔不到十年就要打仗,一打起来就没完,死的人也很多。

 

小孩的父母就死于二战中后期,那时候小孩还不记事,等小孩记事了,他唯一的奶奶却因为积劳成疾仙去。

家里只剩下小孩,即使差一岁没到入学年龄,族里也没人愿意收养他,战争年代自己的命尚不能保住,自己的小孩不知道能不能养好,哪里有闲心能去收养别家的孤儿。

 

除了没了奶奶,小孩的生活没有变化,还是靠着救济金活命,钱要用在必要的衣食上,这是奶奶教导过的,所以他并没有钱去买甜丸子。

 

小孩还是那个看着其他小孩吃丸子就流口水的小孩。

 

在奶奶去世前,特意教过他叠被子洗衣服的方法,那些家务他做得还不错,只是对做饭没有天赋,只学会了捏饭团。

每天都是饭团饭团,任谁都想换换口味。

 

有时候,小孩会蹲在丸子店对面,看着店里人来人往流口水。

我也想要父母给买丸子。小孩想,虽然族里的大家都多多少少有点血缘关系,但只有真正的一家人才会互相关心。

 

不过他很幸运,在一次帮村里老奶奶拎东西之后得到了夸奖和一颗糖果,小孩迫不及待地将糖果含在口中,嘶溜嘶溜,真甜!

糖果很小,很快就化没了,但那份莫大的快乐没有消散,像一朵云落在胸口。

 

这让他深受启发,只要帮助别人,就能得到快乐,也能得到糖果。

 

于是小孩沉迷助人为乐,就像留守儿童沉迷网络,在虚假世界能得到旁人目光和认同感。在和蔼的老人面前,小孩和别的小孩没有不同,甚至觉得他更可爱更善良,尤其在是寡居的老人那里,小孩有时能得到一份冒着热气的便当。

 

这样的生活让小孩感觉到“家”的温暖,就像鸣门卷不能离开拉面,小孩也不能没有家。

 

2.

开上帝视角很爽,尤其是作为创造者,人设和剧情可以随意搭配,故事中人们的喜怒哀乐都是我随手涂抹,不必当真。

 

故事背景写个差不多就成,其余的可以让读者脑补,所以小孩在族中受到的那些冷漠和偏见不必一字一句写出。

 

听说过一句话,不要看一个人说什么,而是要看他没说什么。

同理,读者不能只看我写了什么,还要看我没写什么,才能读出我想要表达的故事的全貌。

 

比如说,我从来没写过有族里的大人或小孩和小孩……嗯,干脆取个名字吧,基于他是个笨小孩,那就叫obito,看着就像个主角名。

 

好,接着说,我从来没写过带土和族人有过亲情友情互动,连随手带过的几句话也没有,这不就能看出点隐藏了?

什么?你说看不出来?我就不服气了,我不是说过木叶分两派,火影派和宇智波派,宇智波也分两派,亲火派和夺权派——好吧,算我没说过,那我现在开始。

 

二战刚刚结束,木叶百废俱兴,宇智波内夺权派有些冒头,他们认为时机刚好,千手一系损失惨重,宇智波可以谋划夺权,而亲火派当然不愿意,他们认为可以趁此机会融入木叶,姿态可以再放低一些。

自终结谷一役,宇智波镜成为族长以来,亲火派向来人多势众,即使镜死了有十几年,他儿子也英年早逝的现在,亲火派也能压制住夺权派,可惜木叶高层并未念及和镜的队友之情,对宇智波的态度一年比一年强硬。

 

写到这里,我提笔加了一句——

 

镜的儿子留下一个遗腹子,叫止水,要比带土小两三岁。

 

加不加也没什么,最多是个衬托带土在族里不受重视程度的配角,他们没什么直接联系,甚至没说过几句话。

之后找个机会添做炮灰,他的结局可能也就两行字。

 

并非是我冷酷,可我确实对他没什么感情,不想给他花心思设置更长的人生。好吧,好吧,我会让他死得如同英雄一样,死之前也会让他和挚友好好道别。

 

别再提意见了好么,我才是作者诶!反正我的主角会有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前半段光明璀璨,后半生游走黑暗,总是面临绝境,却死也死不透,等我铺好了绝赞舞台,就让他如惊雷般闪亮出场,威风凛凛,一直活到他不想活!

 

3.

说到哪里了?

说到木叶分两派,宇智波也分两派,和止水天生属于亲火派不同,带土的父母是占少数的夺权派

夺权派,顾名思义,有着狭隘的认知,心里装着对本族的热爱,是战国时代遗留和宇智波斑拥护者的统称,他们怀念宇智波一族曾有过的荣光,那是千年来刻在每个宇智波骨子里的骄傲,并认同这种骄傲。

在宇智波斑战死后十年,夺权派一度衰弱到听不到声音,而镜死后十几年来,夺权派慢慢复苏,不满的声音大了起来,亲火派如惊弓之鸟,生怕木叶高层听到这些声音,所以他们决定自家人管自家事,打压夺权派。

 

带土被漠视也是他们顺带的一笔,毕竟他们没有克扣该给他的生活费,也没有虐待他,只是也没人理他,也没人给他做学前教育。

 

这也就给带土小时候总是吊车尾找到了原因,我越想越真,毕竟小孩并非天才,对于普通人来说,基础教育是很重要的。至于他是不是真的笨蛋,哈,哪个故事主角会真有智力缺陷,又不是肥x历险记。

 

起码我是不会这么写的。

这一连串的派系斗争,是偶尔带出一两句当背景,又为后文诈死的宇智波斑相中小孩做铺垫,也是让村里平和的外表下暗藏杀机,总之我铺垫了很多,尤其是从一战后到三战结束的宇智波,宇智波早就注定的灭族会让读者感到一阵凉意,而小孩就是这中间三十年的主要演员,希望读者能通过主角的眼睛看到不同的风景。

终于写到带土上小学,想想身边的小学生,一个比一个早熟。

比如我小侄子和他朋友,上次我去家长会听说他们都亲一起去了!

回来回来,现在我已经有一个普通的小男孩,所以我的故事里需要一个小女孩。

而每一本畅销系列故事书都有铁三角,正好我的故事里,三人小队是基本配置,既然有吊车尾男主,自然就该有天才男配。

最好这三个孩子有些狗血的箭头,这样我才好利用矛盾发展故事。

 

吊车尾喜欢女孩,女孩喜欢天才,都是没说出口的暗恋。

也不知道是因为相性不好,还是气场不和,吊车尾和天才几乎碰面就要吵架,比如甜咸之争,比如守时还是迟到。吊车尾最气的,不是天才毒舌又对他严苛,而是他对女孩不假辞色,甚至丝毫没因为队友是女性而温柔一些。

 

和我经历的不同,我身边也有一个天才,他没有对我暗恋的女孩不假辞色,高中时就他们相爱了,后来他们去了同一所大学,而我只考上了同一个城市的学校。虽然感情没有褪色,但我也丧失了和女孩进一步的可能。

如今刚刚毕业,他们就发了请帖希望我去参加他们的结婚典礼。

我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向女孩告白过,没给他们的爱情里添上难题,被迫做出爱情还是友情的选择。

只要我悄悄退出,那他们就能幸福了。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