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戳开
宇智波教徒(痴汉)无限wifi拥护者
沉迷堍堍他就是个温柔过头的笨蛋
并不是lsj的尬文选手
……
这个号吃粮发表zqsg偶尔回馈产出
关注我的宝贝可能觉得我有趣吧(躺

关于带卡的妄想集27

前提:

这是一个带着前世记忆的演艺圈三栖土,身为歌手的他不小心当了影帝,于是在影视圈一发不可收拾,再也回不去当年单纯的歌手土,重生一次后土立志成为脚踏五大国的天皇巨星,成为love and peace的希望使者,反正绝对不会再去当影帝!

预警:

*本文主带卡,涉及柱斑佐鸣止鼬,清水无差,其他CP自由心证 

*ooc属于我,没大纲,都是段子,因为没有文笔写不了正文,想到哪里写哪里

*从现在开始没存稿,如有更新请当惊喜对待

*抱住留评的小天使,爱你们❤

27.

重生年头步入七的佐助和鸣人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带土的消息。

但他们的心情并不美丽,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卧槽的。

整件事的开头源于水门爸爸收到的神秘邮件。

这份邮件是从田之国寄来的,从外观上看起来方方正正,大小跟玖辛奈妈妈的梳妆台差不多,打开一看是台看起来就很精密的不知名仪器,面面相觑之际,幸好有一位自称拂晓公司普通成员的忍者将仪器迅速组装完毕,正指导水门爸爸如何操作它。

鸣人听了一耳朵,上一秒听到仪器被称作“初代八歧影像播放器1.1版”,下一秒就只记得播放器这三个字了。

而跟着富岳美琴来的佐助则注意到这播放器居然是大蛇丸制作的。

 

一头雾水的鸣人拉着佐助,问:“你知道这是要干啥么我说?”

佐助皱着眉头回答:“我是来见哥哥的。不过看起来没那么简单。”

佐助也疑惑着呢,早上醒过来美琴妈妈就神秘兮兮地告诉他:“今天爸爸妈妈带你去见鼬哦~”

然后就被带到吊车尾家了。

哦,之后那个团鼻子的家伙也跟着四代来了。

佐助瞪了他一眼,十分记仇:哥哥最近出了长期任务,已经四个月没回村了,想和哥哥交流感情还得借这家伙的乌鸦,好气哦!

止水摸了摸鼻子,好脾气地笑笑:小佐助还是对他的鼻子有偏见啊~和小鼬说的一模一样,单纯如白纸,十分容易看穿,好骗又好哄,就是担心以后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一想到小鼬走之前那副担心的样子,止水就想摸摸他的辫子,虽然暂时摸不着,他也不会忘记答应小鼬的事。

止水默默发誓:小佐助他一定会照顾好的!握拳(ง •̀_•́)ง!

 

那边播放器准备就绪,水门爸爸安排大家在播放器面前坐好。

从左到右是止水/富岳/美琴/佐助/鸣人/琳/玖辛奈/水门还有刚进屋的自来也,一共九个人,把波风家的客厅利用得彻底。

佐助观察了一遍大家的神情,发现除了期待之外,他的美琴妈妈、玖辛奈阿姨和琳姐姐的神情还有显而易见的激动,仿佛要见的百年难得一遇的场景。

水门爸爸清场(佐助注意到暗部都被挥退了这一细节)后拿出一个卷轴,把一盒东西取出,合着播放器某处按了一下,就看到播放器把像便当盒一样的东西拖进去了。

稍等了几秒,在播放器与沙发之间的空气中出现了一块光屏。

刚开始影像有点不稳定,声音也有点小,忍者的素质也辨认不清里面的人影,但止水和富岳睁着三勾写轮眼看出了什么,表现出震惊的神色。

水门爸爸镇定解释:“我听工作人员说过可能会有这种情况,稍等等就好了。”

佐助刚刚嫉妒地看了眼老爸和团鼻子,欺负他现在还没开眼么?刷新之前他可是永万!

然后就被稳定出现的影像吓出了一单一双勾玉写轮眼!

鸣人震惊的脱口而出:“那不是鼬哥么佐助!”口癖都忘了说。

被吓到开眼的佐助:影像里一脸酷炫说rap的男人是他上辈子沉迷反派人设辣手摧弟的哥哥宇智波鼬?!

佐助&鸣人:卧槽!哥哥/鼬哥旁边手舞足蹈的是八尾奇拉比/比大叔!

止水:沉迷打call,不能自拔。

美琴看了一眼僵硬的两父子,勾起嘴角,也开了双勾玉给大儿子打call。

 

一段rap过后,镜头从鼬比rap组移开,佐助和鸣人来不及消化就又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遮住半边脸的炸马尾歌唱得不错也不能改变他是前四战boss•宇智波带土的事实!等等!他旁边那个棕色头发紫色眼影嘴边还有颗小痣的男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佐助还在想后者为什么眼熟,鸣人已经指着影像问出:“他,他们是谁啊我说!!!”

水门爸爸看着影像十分欣慰:“戴面具的阿飞就是我和你以前说过的带土,爸爸的学生,他旁边的人你也认识啊鸣人,那是来看过你的卡卡西,你还挺喜欢他呢……他们能一起唱歌真是太好了……”

想起来斯坎儿的佐鸣二人:这时候是计较卡卡西耍他们,还是问卡卡西是怎么和带土搅在一起,还组cp出道的事呢?

自来也也在旁边欣慰感叹:“水门你带出来的学生都很好,不过长门小南他们也不逊色哦~”

佐&鸣:等等好色仙人你说还有谁?

玖辛奈也抱着琳哭了起来,边哭边说:“这真是太好了!不过带土这臭小子居然敢不回村,等他回来必须让他尝尝我火红辣椒的拳头!”

琳一向温柔坚韧,虽然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但还是安慰师母:“带土能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奇迹了,何况他们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我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此时此刻,刷新了世界观的佐助和鸣人已经感觉不到外面的世界了。

两个小孩神色木然地看着长门小南照美冥赤砂之蝎迪达拉纷纷出场,一点都不想问唯一算得上生面孔的由木人到底是谁。

 

佐&鸣(ノಥ益ಥ):啊啊啊这个世界到底出了什么错?他们做错了什么?

六道仙人在上!如果把今天的记忆删掉,明天世界会不会变正常?

 

播放完将近两个小时的影像,与会人员激动的激动,感动的感动,流泪的流泪,即使是开始僵硬了身体的富岳后来也放开包袱,和美琴止水一起给大儿子打call。

反正宇智波有特殊的打call技巧,他们对佐助开眼表示了惊喜,止水当场放了只乌鸦给远在水之国的鼬传递喜讯。

相比还有点不能接受现实的佐助,鸣人虽然有点蒙蔽,但感谢他与生俱来的粗神经,十分钟后就背叛了组织投入得看了场演唱会。

宇智波•重生小分队队长•佐助:你退群吧吊车尾。

在宇智波一家带止水告辞的时候,佐助不顾拉扯他的金发笨蛋,决定回家消化两天,找回自己的冷静人设。

鸣人只好自己留在家里,水门老爸和好色仙人出去送人,他看了一眼还在和琳姐姐说话的玖辛奈妈妈,决定去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鸣人:等我弄明白了,小佐助就会求着我讲故事啦得吧哟!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