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备考_(:ᗤ」ㄥ)_

关于带卡的妄想集——回忆篇01

前提:
这是一个带着前世记忆的演艺圈三栖土,身为歌手的他不小心当了影帝,于是在影视圈一发不可收拾,再也回不去当年单纯的歌手土,重生一次后土立志成为脚踏五大国的天皇巨星,成为love and peace的希望使者,反正绝对不会再去当影帝!

预警:
•没文笔写不了正文,全是段子
•被自己脑补的卡虐到脑仁疼,暂时不写卡视角,于是卡文了,但我不能坑,所以强行回忆篇
•回忆全是糖,刀尽量一笔带过
•感谢留评的小天使,爱你们(⑉°з°)-♡

1.关于哭包这件事

当堍还是只小小堍的时候,他给人的最大印象就是爱哭。
当其他小孩磕磕碰碰受伤了,多半都拍拍衣服继续玩耍。但小小堍不一样,他有比常人更敏感的内心,更敏感的痛觉神经,和更加脆弱的泪腺。
在精英人设泛滥的宇智波一族里,傲娇逞强是标准款,小小堍这款可以用稀有来形容。
本来嘛,他很努力在克制了,不想输给身体本能,但一遇到某个银发死鱼眼就会前功尽弃。
旗木•毒舌傲娇白团子•卡卡西是小小堍的天敌!就和大白狼和小黑兔一样!
每当小小堍被毒舌喷的找不着北时,都在后悔当初瞎了眼,竟然觉得钓鱼的白团子很帅气,也许是他烤的鱼太好吃,才非要和他绑定做队友。
从此小小堍就活在毒舌天才的阴影之下。
小小堍深觉人生无望,他拌嘴拌不赢,打也打不过,卡卡西就像一块冰冷的石头块儿,不管他怎么安利卡卡西都毫不犹豫地拒绝。
做爱豆不好么?忍者那种东西有什么可认真的!他可是把最心爱的梦想给卡卡西分享,却被不留余地地嘲讽。
小琳望着再一次被卡卡西气哭跑走的小小堍,心里叹气,对卡卡西the one带土这件事无能为力。
小琳:男孩子之间的感情果然是无法理解的啊,卡卡西分明很在意带土,为什么一定要欺负他呢?
然后小琳就眼睁睁看着卡卡西去甜品店买了一份带土上次说过想吃的丸子。
她认识牌子,挺贵的,带土不会买的那种。
她想起来,上次踢罐子也是这样,卡卡西把当鬼的带土溜到要哭不哭之后,还买了甜甜的饮料给带土,而带土喝完饮料就忘了卡卡西欺负他,立刻开心起来。
目睹了一切的小琳:这种惹女朋友生气后哄人的即视感……算了,男孩子的事他们自己解决吧。

被医疗忍者放生的卡卡西在小河边找到了小小堍,悄无声息靠近:嘁~果然吊车尾又在哭鼻子了。
忍者都是流血不流泪,打断了骨头还要自我牺牲的存在,这样怕痛还爱哭的吊车尾可怎么办?
面罩下的嘴角撇了撇,卡卡西腹诽:看吧,他都来了这么久了,吊车尾还没发现他,忍者的素质这种事在吊车尾身上一点都看不到……
小小堍正哭得认真,身上莫名一寒,小动物的直觉让他抬头看向水面,却从水面看到了身边的卡卡西,吓得差点一头掉进水里。
小小堍猛地转头用又圆又黑的大眼睛盯着卡卡西,顿住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大声质问:“笨蛋卡卡西!你怎么在这里!”
小小堍的声音不复清亮,带着沙哑的哭腔,卡卡西仿佛看见了一只哭红眼睛的傻兔子,不过中间的停顿果然是吓傻了吧,果然是个笨蛋吊车尾。
卡卡西心里吐着槽,衡量了一下,看他哭得这么惨,今天还是不欺负他了,递过丸子,开口:“路过顺手买的,不用道谢。”
小小堍有点蒙,接过丸子,低头看了几秒,又抬起头看卡卡西,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嗯……”
卡卡西看他没和往常一样吃起来,不由说到:“笨蛋你发什么呆?是不是哭傻了?”
带土听到话不由自主地反驳:“你才哭傻了呢!笨蛋卡卡西!”
前者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讽刺,又像刁难,后者的反驳仿佛下一秒就要伸拳头。

如果是外人听到,会觉得两人关系真差劲。如果是同期听到,会默默围观,心想卡卡西和带土每日互怼又开始了,看戏看戏。
如果是小琳听到,心情好了会劝劝,但她明白,放着不管也没什么,卡卡西总会把带土哄回来,带土也会不计前嫌原谅卡卡西。
她分别问过卡卡西和带土,分别问的是“卡卡西你和别的同学都能和气相处,为什么对带土脾气就会变差?”和“带土你为什么每一次都能和卡卡西和好?”
卡卡西的回答充满了冷酷帅:“他太笨!”
小琳沉迷这样的天才精英少年人设,于是加了层滤镜,迷妹的滤镜让她没有追问,不然就会逼出下一句,能让酷帅少年人设崩塌。
小琳转向带土,防风镜少年大咧咧的回答了一堆:“因为是笨蛋卡卡西嘛!他啊,是个笨蛋!虽然臭屁又爱装,但他年纪小啊,带土大人可是比他大很多的男人,不能和他计较,这样会影响我未来天皇巨星的名誉。我可不想以后被采访童年经历的时候,有人跑出来爆料天皇巨星小时候欺负人balabala……还有等我老了写回忆录的时候还要写卡卡西balabala……”
说了很多很多,小琳一开始听得认真,后来边听大脑放空吐槽:带土啊你也就比他大一岁多而且你哪里能欺负到卡卡西啊还有你想的可真远都几十年以后了……
小琳那天的记忆全是关于两个小少年的,她的童年被他们装满,后来丢了一个,另一个也迷路了,还好后来迷路的人把走丢的那个带回来了。

好吧,小琳的回忆录播放结束,远在月亮的柱间和斑——好吧,只有柱间——正在观看之前河边的一幕。
只见小小堍反驳完那一句之后平静下来,拿着丸子犹豫,仿佛在衡量是放下丸子和卡卡西打一场还是遵从内心吃丸子。
卡卡西一眼看出笨蛋的想法,伸出一只手,开口:“不吃就还给我。”
于是笨蛋少年立刻吃了起来,还吃得很快,几乎没吃出味道就吃完了,大概想的是:笨卡卡别想收回去,这可是给他的道歉礼!
吃完就打了个隔,小小堍平复下吐息,看着卡卡西:这么笨的道歉方式,果然是小鬼,那带土大人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好了~
卡卡西看着这么蠢的小小堍,心里一叹:这笨蛋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笨,但他哭成这样,接下来就陪他玩吧。
互退一步的俩人气氛出乎意料的好,在和煦的暖阳下,鱼虾的见证下,卡卡西听着小小堍唱起love so sweet 。
“ 輝いたのは鏡でも 太陽でもなくて
闪耀着的既不是镜子也不是太阳
君だと気付いた時から
从我发现是你的时候开始
あの涙ぐむ雲のずっと上には
在那泪光涌现的云朵之上的
微笑む月Love storyまたひとつ
是满脸微笑的月儿,又多添了一则爱情故事
傷ついた夢は 昨日の彼方へ
受了伤的梦朝著比昨天更远的一方而去
空に響け愛のうた
响彻天际的爱之歌”

黑发少年唱到这里稍稍顿了顿,喘口气,为高潮酝酿下感情。
阳光之下的小少年被渲染成温暖的橘色,防风镜被他戴在头上,一双大眼睛又圆又黑,闪着不知名的光辉,让卡卡西的胸口莫名有点闷。
这时卡卡西漫无天际地想:宇智波的人眼睛都这么好看么?吊车尾真是笨蛋,平时总带着防风镜,唯一的优点也不会显露出来。

黑发笨蛋对着银发小少年唱了下去:
“想い出ずっとずっと忘れない空
一直一直无法忘怀回忆的天空
二人が離れていても
即使两人分离
こんな 好きな人に出逢う季節 二度とない
绝对不会有能够和这么喜欢的人相逢的季节了”

卡卡西也望着防风镜少年,也许是被歌词打动,也许是被他认真的神态震撼住,胸口有什么东西在发芽。

”光って もっと最高のLADY
闪烁光芒 变成最棒的女士
きっと そっと 想い届く
一定 绝对 要传送这份思念
信じることが全て Love so sweet
这全部都是因为相信love so sweet”

终于唱完高潮的小小堍得意得停下,想接受对方的赞美,但根据他tension上来就掉链子的属性,他没喘好气咳了起来,一咳起来就停不下来,想说什么都连不上句子,别提接着唱下半段了。
卡卡西死鱼眼更加死了,刚才有的那点感动全拿去喂帕克了,本来想对吊车尾改观,但他又被惊天巨咳强行想起一个事实。
卡卡西:吊车尾是笨蛋啊……唱得再好也是笨蛋。
这一天以卡卡西一如既往的嘲讽结束,小小堍反驳无效。

远在月亮的柱间看着不自觉带着笑容回家的俩小孩,深受感动,觉得自己学到了什么,看着不远处沉睡的六道斑,心想:等斑睡醒,我就给他唱歌吧!
希望带土多唱几遍,这样他才能学会。
大筒木父子想得也差不多:原来地球上的人是这样追求别人的啊……要学会!不能输给地球人!

另:
*六道斑总沉睡是因为老斑在活动,同一灵魂此消彼长,等老斑扯管子他就会醒。所以神树柱间几乎是自己蹲在电视前看了十三年,六道斑醒来的时候很少,才会那么喜欢看堍堍升职记。
*黑绝是他们重溯世界线成功的时候狗带的,也就是说这十三年老斑身边只有制杖白绝陪着,神树柱间有时候也会把电视调到老斑频道,身边是很少醒来的六道斑,电视机放着昏昏欲睡的老斑,什么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以后大筒木舍人追雏田的时候,大家可以预见到#来自月亮的王子竟是拂晓音乐天团的饭#唱情歌追人竟然这么接地气#于是舍雏的成功率非常高。
*卡卡西也没想到,这没听完的下半段,在几年之后的八年里成了他的遗憾,令他魂牵梦绕,回忆千八百遍。他一次次出现在当初的小河边,试图高声唱出love so sweet,缺失的下半段成了未竟之语。













*我:打你哦为啥后来不把后半段唱完?
20+堍:本想一举让笨卡卡感动到痛哭流涕,从此吃下我的安利,但后来掉链子太羞耻了,我决定换首歌安利他。别提了,到现在我都不想再唱love so sweet……

最后,感谢我团,表白我团,arashi~arashi ~arashi~(⑉°з°)-♡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