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备考_(:ᗤ」ㄥ)_

关于带卡的妄想集11~14

前提:
这是一个带着前世记忆的演艺圈三栖土,身为歌手的他不小心当了影帝,于是在影视圈一发不可收拾,再也回不去当年单纯的歌手土,重生一次后土立志成为脚踏五大国的天皇巨星,成为love and peace的希望使者,反正绝对不会再去当影帝!

以下还是段子:(就当正文看吧自暴自弃)

11.
堍披上四代水影的马甲带着矢仓回了水之国,正好再不斩来见他,还带来个挺好看一小女孩。
哦,男孩。
这个叫白的男孩看起来六七岁,瘦小伶仃的挺可怜,再不斩说是有水无月的血脉。
堍想起来了,那不是能用冰遁么,正好合水之国的环境啊,不过水无月不是死绝了么,居然还有遗族。
思及大蛇丸开的音忍村幼儿园,堍一秒放弃思考,毕竟遗族都不算稀罕了,大蛇丸都收集到竹取和漩涡遗族,他留个水无月不算啥,反正等大蛇丸幼儿园那一茬长大了,说不定能组个拂晓二团之类的。

看看小孩对再不斩那眼神,堍觉得正好可以加强七忍刀的联系,就说:“看他挺喜欢你的,就先养在你那里,过段日子可以到我这里学习。矢仓,以后你负责教导他。”
矢仓是三尾人柱力,和三尾相处得挺好,水遁一流,年纪不过十六岁,就是人长得矮了点嫩了点,也许没过几年白就能当他姐姐。
一黑黑俩,幸好堍机智得没说出口,不然可爱乖巧如矢仓也会炸的。
(此处借鉴阵之书和我的xjb设定,矢仓年幼,比堍小四五岁吧)
堍想好了,等过几年,把水之国雨隐村扔给矢仓,白长成超级美少年,就可以脱身专心他的事业。
说不定能把白安利成爱豆,这样还能赚个七忍刀当保安,值!
堍越想越值,决定给白喂安利,毕竟唱响五大国的团体,得凑十个人,这样官方cp五对正好。如今有了他,卡卡西,长门,小南,照美冥,蝎,迪达拉,预备役鼬,加上未来的白,这才九个人。
还有一个该从哪里找啊?堍的目光投向再不斩,大汉突然一哆嗦。堍摇了摇头,就算颜值不上线,至少得有才华啊。
然后他想到了矢仓那音痴的设定,心痛一秒后放弃,还是留着当继承人吧。
万幸,最后还是找到了第十人,就是万众瞩目的说唱天才——八尾人柱力奇拉比!
这位还是自己送上来的,本来都要自暴自弃让鬼鲛和鼬搭档了,没想到这位雷影的弟弟自己找上门来,说要一起实现梦想!唱响五大国!
堍简直热泪盈眶,奇拉比这款在雷之国多吃香啊!简直是打入雷之国的一把利刃!
来自五大国的门把,他终于集全了!
而且说唱部门很需要他,就算雷影亲自登门,堍也没放弃,甚至开出了十分优厚的条件聘请奇拉比。
雷影看在钱的份上,在弟弟的哀求下同意了。
鼬:我还是没能逃离和糙汉搭档的命运。

12.
欢送了白和再不斩,把矢仓扔出去办事,水影办公室只剩下堍一个人。
一个白色人形从地里缓缓冒出,正是白绝,堍看到他就来气,有没有这么坑队友的,斑这个马甲都不能在晓用了,水门老师都不用一秒就能把带土=主唱阿飞=晓组织面具斑解码,现在唯一还能称得上马甲的就是四代水影,晓三人根本不会隐瞒斑=四代水影这样事,所以是全线掉马啊!
白绝听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安慰堍:“土土别伤心~你还有服装设计师的马甲没掉啊~”
堍愤怒得把白绝从地上扯出来轮成大风车:“光剩下拂晓天团服装设计师的马甲有什么用啊!!!”
讲道理,还是有用的。
估计所有活跃的大号都被水门和卡卡西知道了,小鼬级别不够暂时不知道,活得艰难的堍只好披上服装设计师的皮——就是带上全包式面具和黑色美瞳——给新来的鼬和卡卡西设计服装。
是的,作为主唱的阿飞大概是这么个形象——长炸毛高马尾,面具是超精致银色镂空半面款,把毁容的右边遮住,把英俊的左半边脸露出来,没错,堍是双眼写轮眼,后来那只是老斑的,秉承废物利用的原则,堍就自己换上了。
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来他,其实水门老师一开始也没认出来,但他能装,镇定自若先发制人:“带土,我都知道了。”
然后心理素质突然下线的堍就招了。
谁能料到和晓三人在秘密地点定期聚会能遇到老师!
堍是不能的,更别说他还带着矢仓,打算沟通下雨隐村和雾隐村的合作事项。
掉马这件事一秒都不要的。
13.
作为晓组织和拂晓音乐天团的御用服装设计师,堍给自己取了个名,叫红豆,甚至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和大蛇丸曾经的弟子重名,反正红豆是在水之国长大的普通忍者,不爱修炼只爱设计服装。
只有矢仓知道红豆这个马甲,所以他给卡卡西和鼬介绍红豆时是这样说的:“这位是拂晓的服装设计师红豆桑,不要小看他的能力,所有成员的服饰都是他一手设计,每个人都有强烈的个人特色,让人记忆深刻。这位红豆桑可是斑老师亲自邀请加盟的,无论是舞台设计,还是节目策划,都有红豆桑的指导在里面。斑老师能将两位介绍给红豆桑,绝对是看重两位……”
于是卡卡西和鼬得到了一个性格温和开朗健谈十分靠谱的就是不能见人的接引人,带着他们量尺寸选布料谈演唱会布置等等。
堍很想放飞自我选择阿飞人格,奈何马甲已掉,他只好再度精分出新人设新嗓音。
幸好当初不造想什么非要在晓面前说是请了一个知名设计师给组织做衣服,大概是他太机智预料到了今天吧。
白绝:“诶?不是因为土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手工活好才……唔唔”
手工好怎样!堍义愤填膺得表示,穷人的孩子当家早,尤其是开了写轮眼之后,他的手工能力蹭蹭的往上涨,拦都拦不住,有多少脑洞和才华都能设计出来,然后让一百个白绝赶工。
讲真,在斑留下的遗产中,最有用的当属白绝。
干什么都能用白绝,你看,不提强劲的治疗作用,白绝能当演唱会工人木匠,能客串伴舞观众,能跑腿实时监控搜集信息,还能帮他当裁缝做衣服,而他只需要画设计图。

14.(这段大概十分ooc,因为把视角换成卡我紧张_(:з」∠)_)
旗木卡卡西的内心历程已经从“震惊!我那个上了八年坟的基友竟然活了!”到“多年不见基友竟成精分而且批的马甲一个比一个来头大”还有“他竟然当场写了一首歌之后把我推给他的学生而他的学生又把我推给一个喽啰!”
最后,他的内心一片平静波澜不生,仔细品了品那首月下美人,不错,吊车尾的文笔见长,然而这飞速发展的八年里,并没有他旗木卡卡西的参与。
听说带土被宇智波斑救了,秉承遗愿爱与和平(没错,堍就是这么对水门老师说的,小心斑出来揍死你啊堍!),当了四代水影改革水之国,还吞并了晓组织,将晓组织改名成爱与和平佣兵协会,收编了大蛇丸幼儿园,一直周旋于五大国和各个忍村之间,三年时间就把拂晓音乐天团的名头打响。
若不是这次意外掉马,他还以为只有在梦里和死亡时才能见到带土。
旗木卡卡西自嘲地一笑,对着镜子问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被施舍了一只眼睛,就能恬不知耻地自得于‘带土存在的唯一证明’这一身份?带土他是那么阳光善良的人,因为他失去了一只眼睛,而带土有,就送给了他,让他看清未来。
带土托付的梦想,卡卡西一个人是完不成的,曾经的他试图寻找成为一个歌手的方法,但身为木叶忍者的他也只能偶尔在河边喊几嗓子,唱几首带土唱过的歌。还要小心翼翼不要被别人发现,尤其是阿凯和琳,毕竟他是个内向又容易害羞的人,做不到大胆表达在所有人面前高歌这种事。
他一直在问:带土,我是不是很糟糕,既完不成你托付的梦想,又无法把琳当做粉丝,为她献唱。
他站在慰灵碑面前,一遍遍追忆似水年华,仿佛仍是从十二岁之后再未成长的少年,而不是才二十岁就懒懒散散的青年。
旗木卡卡西现在终于明白,能打破规则创造未来的人是带土,而他只要呆在他身边,帮助他,不,看着他就可以了。
他不能奢求太多,带土活着,活得挺好,这已经足够。
人的一生之中,快乐和悲伤都有定数,如果快乐来的多了,那悲伤和遗憾就不远了。甚至还不够他回味几秒,悲惨的浪潮就将他从头到脚淹没。
所以,整理好心情的旗木卡卡西换上笑容打算从“喽啰”先生那里侧面了解下带土,即使是披着四代水影马甲的带土。

tbc.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