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备考_(:ᗤ」ㄥ)_

什么都不是的男人躺在月亮上 (2)

马克

风车与桑丘:

带卡


一点点鸣佐




Ch.2 好医生有一本心理疏导入门


 


 


我有一本心理疏导入门。


 


这不是我擅长的专业,但我需要。要问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的小队一共四个人,里面有两个深爱宇智波,一个就是宇智波。


 


我不是这其中的任何一个。


 


但我得承认,我的初恋和那个小队里的宇智波密切相关,但它死得很早。它被甩在后面,不闻不问,风吹雨淋自我了断,死得由内而外发自肺腑。当然比较起来有些人的初恋就挺耐操的,先被千鸟捅再被草薙扎最后被须佐倒提起来头朝地撞三下,照样生龙活虎地跳起来大喊我不怪你我理解你我们是朋友!


 


啊,生活。


 


爱的战士宇智波,说起来颇浪漫颇悲壮,为你一人倒影颠倒个把人间,流血流泪眼睛发红(是真的红)世界中心呼唤爱再种棵神树啪唧开花大家都死翘翘。


 


行呗,怎么不行,就是有的傻逼打了十八年还没清楚自己为谁报社。


 


是,我说的就是我老师对象。


 


我老师,悲观主义者,人生经历总结起来大概是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后又挨了一刀再挨一刀然后一边沐浴着爱的阳光一边得那最后一下子。但他好看,他美,打小就长得像个玻璃人儿,就算心如枯木碰一碰就跟他对象似的碎成一地渣渣那也是水晶般的渣渣。


 


他不论啥时候都像是月亮,不是他对象搞的那一种。可惜不是他对象搞的那一种。


 


他是那种正常的月,冷的,白的,永远在轨道上,内核掏空了盛满了雪。他借着他那一言不合就咣咣爆炸的对象的光,带着断了的刀染血的手和对象那只眼睛漂漂亮亮的挂在那,颇照亮一些人。然后对象就说我恨你,所以我救你一次再救你一次我连你爱的那俩小逼崽子都救,我把命给你梦想给你啥都给你你给我好好活下去,然后反手一把扯掉眼睛连着心肝脾肺肾所有带血的会疼的热热乎乎的内脏一道带走。


 


这是找的什么几把对象。


 


我老师这个人,大概是由于命运总给他断后路,绝望都绝望得理所应当甘之如饴。但他向来都不是个甜党。他很少要求啥,都是他那几把对象往他怀里塞,有多少塞多少。他对象就是那什么快乐王子,本来是个死了的雕像,朴实安稳地化成大理石往墓地一戳,是个高大的美好的暖洋洋的符号值得上坟十八年。但后来这雕像活了,才知道雕的不是王子是个魔王,翻天覆地见谁砍谁。然后他看见我老师,愣了一下不砍了,开始自己给自己卸零件。什么宝石的眼睛黄金的盔甲,卸完了分给村民甲乙丙丁戊,顺便一提甲乙丙丁戊都是我老师。


 


我老师来医院,的确耗了甲乙丙丁戊这么些子人的时间。按理说他那个像个小黑洞似的吞精耗血的写轮眼没了,他身体状况应该好很多。比起分到我手里的那些危重病例,他身上那个把伤口着实不叫事。要是老实等叫号,轮到他时候估计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就这战损情况完全看不出单刷了BOSS。但我给他强制检查的时候——他非要等叫号,啊,月亮——却发现他的心脏已经很不好了。


 


就是,怎么说呢。


 


它没受伤,就算真有人在战场上照着那插也是巧妙地避开了它及与它相关的大动脉,游刃有余地保了下来。但它就是不行了。鸣人差点泪洒急诊室,连佐助都趁我不在偷偷摸摸来翻了几回纪录——他整理手法和我不一样所以他每次来翻鸣人都能看出来——而月亮呢,月亮依旧在轨道上好好地发着光,好似那颤颤巍巍随时罢工的小内脏不是自己的一般。月亮重建了慰灵碑,宇智波带土的名字自然是要无声地在那上头消失掉的。所以他只好自己来当那块碑,本来上坟还有时有晌的这下反而彻底活在当下活在坟头,好似不想了但其实时时刻刻都想,一个月想出密密麻麻满满当当三本病历,每页都有新感受。


 


检查结束以后老师请我跟鸣人吃拉面,佐助得了个老师至少还能撑半个月连载的消息之后就走了,他跟我说再见,然后说会给鸣人写信。佐助向来说到做到,我当然指的是写信的那个部分。


 


我说妈的老娘心上有伤口,老娘要去找井野谈谈。


 


这时候老师就说,哎呀老师心上也有伤口啊,小樱不想多陪陪老师吗。


 


放屁。


 


我那才叫心上有伤口,你那叫心上有裂谷。


 


瞎几把嚷嚷着空虚啊痛苦啊心头有个大洞的,我看他倒是满得忽忽悠悠的连死都死得踏实死得陶醉。反而是一句话不说的我眼前这个,我给他检查就能感受到他胸口往里呼呼灌风,给我都吹够呛。


 


这完全不是能往病历上写的东西,但它一目了然,它触目惊心,它鲜血淋漓地摊开摆在那里。我们爱他,但我们无能为力。


 


鸣人这时候却闭嘴了。


 


回家的时候我跟鸣人同路,他悄悄地跟我说,刚刚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在卡卡西老师面前抱怨佐助说走就走见面靠堵回信靠缘,就好像是在炫耀啊。


 


我告诉他的确如此。我还告诉他如果刚刚他说下去,我就把这本心理辅导入门楔他脑子里,正好试试效果如何。


 


真的,一个少年初尝心动却必须被政治村子民望大局挤压撕扯无奈别离的故事,到了卡卡西老师这里,就成了庆幸侥幸小确幸,必须得掩藏起来背过身去融进夜色偷偷抱怨偷偷欢喜。


 


鸣人说,带土一点也不帅。


 


他说带土什么都不懂,还说是卡卡西老师的朋友呢,他怎么不想想老师以后要怎么办。


 


是啊,他怎么不想想。


 


所以我说爱情是非常黑暗的一件事。如果你俩之间,就只有花海阳光温柔一笑,没伤没痛没撕扯没未来。她爱谁便爱,你就看着你就等着你甚至由衷支持。那便不能说是爱。那是理智追星。


 


那么爱情,爱情让你夜不能寐,辗转求生,想而不得。你以命相搏,你咬牙切齿,你这一秒觉得他完美无缺高高在上,下一秒就说他垃圾没用三振出局(但心里依旧觉得他好棒棒赞到不行当着火影都屈才)。你毫无道理地幻想,你痛苦万分地破碎。


 


比如说你嫉妒,你在BOSS宝座上,日天日地高高在上。然后你看见别人站在他身旁的时候照样会猛地攥紧手里的刀(或者扇子尾兽玉权杖之类能随时扔出去杀死一些什么的东西),却最终只是眼巴巴看着什么也没做;比如说你留恋,你要死了,二次跳反后院放火到了到了也算有个善终。你嘴上说了三千遍喜欢的姑娘就搁那等你,她拉着你的手笑着说走吧。你看看你干了啥。


 


你把手从那姑娘手里收回来,说你等等啊。一回头就给眼送挂咔咔造须佐,恨不得道别都道别出个剧场版来。


 


我就是打个比方。真不知道哪个傻逼会这样,真的。


 


但我没跟鸣人说,我就是告诉他回去我会列个方子,让他写封信给佐助,问他把上面的药都找来。鸣人说好啊好啊的吧哟,不然佐助又骂他没事瞎寄信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浪费他宝贝的小忍鹰(哦他都给你专门配了个忍鹰真是为你开心为你鼓掌),然后他问为什么我不自己跟佐助说。


 


我说谁让你和佐助是朋友呢。


 


你他妈也给我好好想想。


 


TBC




依旧爱你们。

评论

热度(232)

  1. 噗叽嘎抹生 转载了此文字
    文风棒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