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备考_(:ᗤ」ㄥ)_

什么都不是的男人躺在月亮上

堍堍这个口嫌体正直!说好的唯一犬系宇智波其实只是个兔子吧!

风车与桑丘:

带卡。




别看土哥说了啥,你得看他做了啥。


撬开了土哥的棺材板。


所以说回去吧回去吧。在不是梦的地方承认爱,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啊。




Ch.1 什么也不是的男人躺在月亮上






我躺在月亮上。


 


对,月亮。不是比喻,就是月亮本人。


 


你问我有什么感受?我有点冷,我没穿裤子。


 


我极其想念卡卡西。


 


是,就在一堆封印术式和漆黑铁链之间,面前大概摆着八百个问题,而且我蛋蛋前面就是块尖利的碎石(我有预感它们将来大有用处所以最好不要死于碎石)。而我,躺在这一片混乱中央,心无旁骛地想念卡卡西。


 


我觉得人到了一个非常混乱的节点的时候,就容易逃避现实,躺平弃疗只能脑补脑补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东西。比方说我揣着十尾,对面是忍者联军,我就脑补了一整出老实回村升职加薪当上火影迎娶卡卡西。而现在也没啥特殊的,我盯着石头缝间露出的那一小片黑色的天,也就只能想起卡卡西银色的头发,他马甲上的一小片血污,他垂着的眼睛,他按在我胸膛的手,他微微颤抖的声音,他最后道别时的笑容。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卡卡西的问题。


 


是他的问题,但他没错。我什么时候说卡卡西有错,他这个辣鸡太完美了,从不犯错。


 


我是说问题,在战场上的时候。我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被嘴遁糊了一头一脸,还没让别人进入无限月读自己就先被人形自走月读设备忽悠的开始做梦。梦境完整有头有尾非常生活无比真实就是没有琳,只有卡卡西和卡卡西喜欢的那点鸡巴人。我哭的一塌糊涂,卡卡西却一直没掉眼泪。


 


他站在我身边。


 


我就觉得好他妈梦幻好他妈幸福,感动得开了个月亮那么大的漏洞让人怼。


 


然后我就输了,一败涂地,丧家之犬。卡卡西坐在我身上(这部分我感觉还行),用一把没啥攻击力的小苦无抵着我的脖子,跟被人形自走月读设备读得最多的那个,我亲戚家的小崽子说他要亲手了断我。他说的真好,我都信了。那小崽子一开始有点疑惑,但是月读设备又忽悠了他一句,他也就无话可说地跟着人家走了。


 


切。


 


然后我有时间看着卡卡西。


 


我想起我有三次机会可以把他杀了。


 


既然我说三次,就是说我频频失败。


 


第一次是我那个眼睛,太耗蓝,刚开了眼就昏过去,脸朝下吧唧一声摔进泥水。然后我想就把他也一起杀了吧,我木遁技能点刚点,还疯狂暴走,一鼓作气给他也插棍儿上才能表现一下我这个新生BOSS的报社决心。所以就有那么一根,蹭蹭地从地里长出来,气势如虹张牙舞爪。


 


然后它伸到他身下把他给翻了个身。


 


你看看,第一次就把木遁用的这么好,多面控制,我他妈简直是个天才。


 


第二次是在战场上,正面刚。我想我现在这个人设,面目狰狞,穷凶极恶,复活跳反,一定得心狠手辣见谁捅谁连个犹豫都不打。于是我就像所有的boss那样,凶神恶煞地冲过去的时候,那个傻逼九尾小子就拿他老师当尾兽玉砸我。


 


这他妈谁教的。


 


哦。


 


好吧。算了。


 


第三次是在小黑屋里,他劝不了我我更弄不了他,互相绝望的情绪到了个点只能互捅。所以我说我不想摘面具的,卡卡西看见我就太动摇了。他这么动摇搞得我也瞎几把动摇,动摇来动摇去就把我自己给动摇没了。我设计了一下,学着琳咣当撞他雷切上。我懂琳,真的,天下有大概八千种掏心窝子的方式,这种跟上瘾一样,谁撞谁知道。他用雷切把我胸口捅了个大洞的时候,我竟然感觉到一丝恍然的幸福。


 


我不知道他幸不幸福,因为我没能捅他胸口。


 


我下不去手啊。


 


最开始的时候我跟斑说我无所谓。斑看着我,我瞪着他,那时候我就懂了宇智波家家训大概就是在忽悠别人前先得自己给自己洗脑。我就开始洗没意义,没必要,新世界里也会有卡卡西。斑一脸讽刺,我一开始是以为他是讽刺我没有救下琳,后来我才知道他笑的是我说一套做一套自己啪啪打自己脸。他就不打自己脸,从一而终毫不动摇的柱间好棒棒为柱间鼓掌。


 


我就是下不去手啊。


 


谁都知道活着好,死了不好。


 


我要让卡卡西活着。


 


他不仅得活着,还得活得长,活得好,威名赫赫功高盖世最好还能有个挂什么的。我活得时间不长,目标不多,我想变强,我想当火影,我想建立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英雄不用站在墓碑前哭泣。


 


我想让笨卡卡不要哭。


 


我跟老师说这个世界是地狱,我甚至跟他说琳是我的光没有琳这个世界就是地狱心中的空洞没法填满。我被拔尾兽的时候看着月亮问琳,我这个空洞怎么办,填不满的。这个世界太虚无了,从琳死去以后,我就没什么要执着的东西了,这个世界是地狱,什么也没有——我这么告诉他,这么告诉我的老师,也这么告诉自己——就这么结束挺好的,虎头蛇尾,很符合我一贯操蛋的运气。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可留恋挣扎的了,就让它都随风……等等。


 


为啥你支持漩涡鸣人?


 


我俩有啥不一样?


 


你就知道他不会失败了?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英雄吗你为啥支持他?等等?为啥?凭什么?他不过是比我年轻!


 


问得好,我要是有块墓碑,这句话绝对得刻在上面。


 


我就不能闭嘴吗,我说真的。但我就是不服,我要是有力气打滚我就打滚了。辣鸡卡卡西,我死不瞑目都是你的问题。你看看,我这不就光荣诈尸撬开棺材板儿从外道魔像里爬出来了吗。


 


于是这就又回到开头的那八百个问题上来了。


 


我满口谎言,我表里不一,我一败涂地,我罪该万死。


 


但我真的由衷想念卡卡西。




TBC




*木遁的地方是私设。因为我非常疑惑土哥当时眼瞅着就是暴走的,但是卡卡西一毛毛也没伤到甚至给翻了个身。很难解释只能说是个生命的奇迹。




*卡卡西反刷鸣人的时候,土哥那个绝望的表情真是。(真是笑死我了。有史以来目睹的最快自我打脸。




*会努力更新,爱你们。

评论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