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一切的LSJ

备考_(:ᗤ」ㄥ)_

关于佐-鸣-爱的三角互动

竹清烟:

我说真的,是真的说真的,假如不是对我爱罗有所偏爱,佐-鸣-爱的三角互动在原著背景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就岸本笔下的那个鸣人,心大得很,满脑子装得都是人间大义,少数一点属于自己的私情,1/4给了妻子雏田,1/4给了发小佐助,1/4给了一双儿女,1/4给了少数几个与他有恩德的长辈和密友。他对别人的好,其实是出于为人的道德心和仁慈心使然,是不分对象的,他对谁都有一种道德上的责任感,他是觉得自己应该对人好,而不是对那人有什么私情。从这意义上讲,鸣人只属于他放在心里的少数几个人。喜欢一个对谁都好的人,就是这么痛苦。他不爱你,但是依然对你好,一种仅仅出于他的道德自律、与你无关的博爱。




岸本笔下的我爱罗是不在意的。他与鸣人是一种极度朦胧、没有任何可能挑破的关系。我爱罗不会往情爱上想,他一辈子都会以为对鸣人的好感是一种敬重、一种友情。鸣人那么忙,更不会在意一个远方的风影。




鸣人和佐助的关系,则是一种超越了友谊,在精神领域的结合。即使岸本强行把雏田塞给鸣人,把樱塞给佐助,也掩盖不了佐鸣关系的真相。鸣人和佐助,心灵的契合度太高了,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三个人,能像他们在彼此的心里走得那么深,也没有第三个人,能让他们的梦想、仇恨、野心,都变得索然无味。自古以来,能让站在人间富贵顶端的帝王疯狂的,除了江山,就是美人,而帝王常常为美人毁江山。可见,再强大的男人,也会败给爱。




我怀疑,岸本是深柜恐同。佐鸣之间的关系,分明是古希腊哲学家提倡的真爱法则:“真爱是两个灵魂结合的喜悦,而非肉欲和生育的需要。”




一点私货:




我对我爱罗存有私心。但在这场三角互动里,我爱罗从开始就输了。




至于佐鸣,出于理性的认知,也出于连我自己都不明白的情愫,只能站了。



评论

热度(58)

  1. 看透了一切的LSJ竹清烟 转载了此文字